移至主內容

肝硬化--怎樣殺了一位武俠名家

  1
肝硬化及肝癌
2018-03-08

詩壇祭酒余光中去年底去世,可是他跟這個講肝病的網誌有何關係?有的。

詩人有一首作品〈與李白同遊高速公路〉,「描寫」李白到了現代,喝了數杯之後,駕車載着詩人於高速公路上飛馳,把詩人嚇得心驚膽戰。詩的開首寫道:

剛才在店裏你應該少喝幾杯
進口的威士忌不比魯酒
太烈了,要怪那汪倫
擺什麼闊呢,盡叫胡姬
一遍又一遍向杯裏亂斟
你應該聽醫生的勸告,別聽汪倫
肝硬化,昨天報上不是說
已升級為第七號殺手了麼?
剛殺了一位武俠名家

那位「武俠名家」,就是好杯中物的著名武俠小說家古龍。

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有幸在當年的九龍中央公共圖書館裏的公開活動上,聽詩人親自朗誦此詩。因為這首詩,讓我很早知道酒與肝硬化的關係。長期喝又大量喝,可以發展成脂肪肝。再不及時戒酒,這種「酒精性脂肪肝」便會發展成肝硬化,即肝臟充斥着疤痕,且沒有彈性,失去了它應有的功能,例如解毒,屬於末期肝病的一種。

我對肝硬化這病印象之深刻,不止於此。廿年前的一天,傳來一位同業吐血而亡的消息。他愛喝酒,肝硬化早已導致他有了食道靜脈曲張。那天他吐血,就是曲張的靜脈破裂的結果。

余先生這首詩,全是跟「司機」李白說的獨白。當他朗誦至「——啊呀要小心,好險哪/超這種貨櫃車可不是兒戲/慢一點吧,慢一點,我求求你」時,語帶哀求,七情上面,肉緊非常,彷彿李白就坐在他旁邊,而作為聽眾的我,想像得到小轎車在高速公路上想「爬」貨櫃車「頭」的一幕,如何險象環生。

題外話,很多人都以文學的角度賞析這首戲謔詩,不過,我留意到的是,詩人有着十分敏銳的新聞觸覺。開首他寫了當年台灣肝硬化的嚴重情況,而詩末他則這樣結束:

要不是王維一早去參加
輞川污染的座談會
我們原該
搭他的老爺車回屏東去的

看來余先生早在三十多年前,已有環保的概念,還把它入了詩。